在海南自貿區(港)建設過程中,如何對金融開放實施有效的監管?海南省社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熊安靜提出,按照《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提出的一線放開、二線管住、島內自由,需要構建起“三防工程”——即在“一線放開”中構建防波堤、在“二線管住”中構建防洪壩、在“島內自由”中構建防火墻。

  熊安靜說,一是對于國際資金進入海南,要建設防波堤,“就像港口的防波堤,主要功能是防止海浪對港灣的沖擊,但仍保持了海水的流動。所以在一個總量可控的情況下,讓國際資本能自由進入海南自貿港。”

  二是建設國內資金流入海南的防洪壩。國內市場體量非常巨大,海南建省初期的房地產泡沫就是因為大量國內資金流入,但海南容納不了這么多資金,只好投入到土地和房產的炒作,進而對國內經濟造成了資金短缺和流動性的風險,最后中央被迫采取了嚴格的管制措施;

  三是建設資金在海南自貿港內安全有序流動的防火墻,當一個風險發生的時候,能夠被防火墻有效地隔離,不會產生連鎖反應和次生風險和災害。

  熊安靜表示,“三防工程”與西方經濟學的金融沙盒理念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海南自由貿港金融創新的興起,要把制度集成創新放在突出位置,不能一味照搬西方經濟學和金融監管的一些做法。要結合中國、海南的實際情況,按照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一個原則,去做好風險防控和開放的有機統一。

  到海南安家近20年,熊安靜見證了海南從經濟特區到國際旅游島,再到自貿區(港)三個國家重大戰略的實施過程。他說,海南自貿區(港)與國內的20個自貿試驗區相比,承擔著更多的使命,需要為新時代中國的發展提供強勁動力。海南是世界上目前唯一一個社會主義的自由貿易港,世界上130多個自貿港都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海南也是唯一一個有著廣大農村地區的自貿區(港)和經濟特區,發展特點和狀況是中國的一個縮影。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做出了中國要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目標,

  “這個意義上來講海南自貿區(港)的成功,實際上就是中國怎么樣由一個農業社會、工業社會進入一個信息社會的路徑探索。”熊安靜表示。

  自貿區(港)建設兩年來,海南取得了哪些顯而易見的成果?

  熊安靜認為,在中央的推動下,海南的干部群眾經過努力,在自貿區(港)建設方面取得了初步的成果。在四個方面表現非常明顯:一是在中央的整體謀劃中,以“1+N”為代表的自貿區(港)的政策制度體系基本完備,《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國際旅游消費中心等方案均已出臺;

  二是自貿區(港)功能在海南初步顯現,實現了貿易投資的自由化,吸引了貿易的資金、人才、交通工具、數據等各方面要素的集聚。2020年11月海南市場主體數量突破了110萬家,反映了市場主體對自貿區(港)前景的看好。互聯網、醫療健康產業等業態呈現了成倍的增長;

  三是在改善民生方面,海南的房價沒有因重大政策出臺而導致房價飆升,各種引才方案、安居工程、老舊小區改造都被納入了政府的計劃當中;

  四是針對貿易投資、金融、人員流動各類風險,海南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和落實都提前一步,實現防控。總體架構通過大數據、網格化的管理方式,重視科技的作用,發揮出了社會制度的優勢。

  “用一個詞語來概括自貿區(港)建設兩年多以來的成績,就是蹄疾步穩。”熊安靜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