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是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最突出的短板和最緊缺的資源,而自貿港建設紅利正成為海南吸納人才的強磁場。除了給資金、給政策之外,從長遠計,海南還需要在人才培養、人才服務等方面下大功夫,那么海南應該如何“筑巢引鳳”呢?本期的《自貿港進行時》我們邀請到海南省開放型經濟研究院院長、海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李世杰,一起來聊聊他的“人才觀”。

  自貿港對人才的需求應該是全方位的

  “人才,在我理解,不止是具有高學歷、高素質的人群,酒店門童、調酒師,在我看來也都是人才。海南自貿港建設的人才需求應該是全方位的。”在被問及海南需要什么樣的人才時,李世杰回答,“培養人才是我的工作和使命,未來幾年海南會有大量的人才需求,涉及到各行各業,方方面面。我們既需要高大上、高水平的研究人員、職業經理人等等,我們也需要更多的基礎性人才。對于人才的定義,我認為應該更寬泛的來看它。”

  “目前,海南大學是海南唯一一所重點大學,當然,自貿港建設過程中還會有更多的學校加入進來。現在我們的使命是培養服務自貿港建設的中高端人才,比如說國際貿易、金融方面的人才,也包括高層次的管理人才。海南大學整個培養體系都瞄準了自貿港建設的需求,比如我們學院里設置的‘國際組織人才基地班’,以及面向金融結構設定相應的學位,在未來形成‘本碩博一體化’的人才培養體系。這些都將為自貿港建設提供一定的人才保障。”李世杰介紹。

  稅收的激勵有助于吸引人才

  如何吸引高端人才?李世杰表示,“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的待遇很難對標國外成熟的自貿港,而我們又很需要高層次的人才來發揮引領、激勵作用。近期我們有幸邀請到管清友教授加盟海大,但是說實話,待遇方面并沒有特別高。”

  “目前海南擁有的政策優勢,就是對人才稅收方面的優惠,這有助于我們吸引高端人才。更多的像管清友這樣的知名學者到海南,除了單位里提供的人才激勵以外,他們可能也會關注稅收方面的政策。我覺得從管清友教授開始,就是一個好的開端,我相信會有更多的高素質人才加盟海南,加盟海南大學,加盟我們經濟學院。”

  海南需要有大量的安居工程項目 實現居者有其屋

  李世杰著有《對標新加坡來建設自由貿易港》一書,在被問及海南自貿港建設初期應該借鑒哪些國際經驗時,李世杰表示,“前段時間很多人在熱議關于海南將來對標誰的問題,從我的理解上,我認為海南自貿港可以更多的向新加坡學習,包括稅收制度、城市規劃等等。”

  “海南將來應該是把全島作為一個城市來經營,這方面新加坡很有經驗。比如說房地產,海南現有的發展模式肯定是不適合未來自貿港的需求的,需要做出大量的改革,這些改革中最基礎的就是要讓居者有其屋,而這一點,新加坡實現了。”李世杰說道,“為了實現這樣一個目標,我們需要啟動大量的安居工程,讓我們島內的現有人群包括從島外來海南工作的人有自己的房子。有恒產者有恒心,有了穩定的居住環境之后,人們才會安心工作。”

  “當居民住房得到保障以后,我覺得商品房是可以適度放開的,比如說新加坡,在保證居者有其屋的同時也有很多商品房,這些商品房的價格政府是不干預的,完全交由市場來調節。除此之外,新加坡整個社會治理體系也值得我們去學習。海南相對于全國的發展水平來說還是比較滯后的,包括經濟發展水平、社會治理能力,也包括政府的服務能力,而新加坡在這三個方面都做的很好。除了新加坡之外,香港的很多做法也值得借鑒,比如香港在國際貿易通關方面的手續非常簡便,環節設置也非常簡單,這是海南有必要學習的。”

  目前來說海南對標新加坡可能更具有現實意義

  “我認為目前來說海南對標新加坡可能更具有現實意義,因為在稅收制度方面,海南與新加坡現狀更貼近。”

  “世界銀行之前做過一個評估,新加坡屬于綜合稅負比較低的國家之一,它整體的稅負大概是22.9%,當然這是2017年的數據,現在可能還會有變化。海南在這方面的探索和新加坡很像,比如說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都能降到最高15%,之前最高是45%,這個降幅是非常大的。”李世杰介紹,“除了稅收之外,新加坡還有各種補貼,包括研發補貼、新創企業補貼等等,這屬于財政補貼的一塊,海南也可以借鑒這樣一套體質,這是可行的。”

  香港和海南不存在誰取代誰 可以錯位發展

  海南自貿港建設總體方案出臺后,網友就香港與海南的關系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對此,李世杰表示,“我一直對海南取代香港的說法持反對意見,海南和香港是可以錯位發展的。”

  “香港是轉口貿易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海南是不以轉口貿易為重點的。而且香港的短板很明顯,土地面積小,海南土地面積相對來說是非常大的,所以海南可以承接香港的部分產業轉移,兩者之間不存在誰替代誰的問題。”李世杰說道,“部分領域雙方可能存在競爭關系,但絕對不是你有我無的概念,我們可以互相扶持、共同發展、優勢互補。”

  “其次我們知道香港在全球范圍內金融的影響力,包括它在國際貿易領域,特別是港口運輸方面的影響力,海南短期內是沒辦法和香港看齊的,差距不是靠幾年或者十幾年就能趕上來的。香港目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運中心之一,是特殊的關稅區,而這個關稅區是WTO賦予的,短期內WTO不可能再賦予海南同等地位。香港的特殊關稅區已經是很多國家和地區認可的,海南顯然目前還不具備這樣的條件。”李世杰說道。

  “另外,香港的金融制度是充分自由的,外戶的進出是無限制的。”李世杰介紹,“港幣從某種意義上不能算是一個貨幣,是美元的一種兌換券,香港通過金融管理局來調控金融市場,而金融管理局并不發行貨幣,是通過別的銀行在香港將美元存給金融管理局,金融管理局才允許它發行港幣,從這個方面上講,港幣不是獨立貨幣。從這一金融功能上來講,海南是不可能取得的,不可能在海南發行新的貨幣。所以,從這個層面來講,我認為海南也不能取代香港。”

  “當然,海南的特色也非常明顯,我們的地域面積、海域面積非常廣,產業發展的空間和潛能都非常的大,無論是熱帶島嶼資源、優質的生態壞境等等,都是香港所不具備的,我們完全可以錯位發展,我非常反對誰替代誰的這個說法。”

  2035年海南可以享受到高科技產業和現代服務業帶來的紅利

  海南自貿港大力發展旅游業、現代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在方方面都能感受到喜人變化,在被問及紅利期何時到來時,李世杰判斷,“旅游業的轉型升級,現代服務業以及高新技術產業的培育都需要一定的周期,但是海南整體的進步是明顯的。”

  “首先是旅游業,這是海南的傳統產業。但實際上對于GDP、對于給整個社會創造的收益來說,是典型的旺丁不旺財。”李世杰說道,“我認為未來海南的旅游業要轉型,我們希望通過海南的開放來帶動旅游業的轉型,從傳統的‘吃住行游購娛’向‘商養學閑情奇’轉變,發展游學旅游、商業旅游、休閑旅游、康養旅游等等,海南是有基礎的。比如在文昌的航空航天城,可以有體驗式的旅游,你可以去體驗虛擬航空的感受。我們未來旅游業的路是很寬廣的,我相信隨著自貿港的開放,很多資本到海南來尋找發展機會,旅游業肯定是首選,這是值得期待的。”

  “其次是現代服務業,這個范圍是比較廣的,如果說現代服務業發展跨越到國際層面,就涉及到一個叫服務貿易的概念,在總體方案里對服務貿易已經很明確了,海南的服務業是對外資開放的,準許你進入、準許你經營,且允許你獲得相應的商業利潤,事實上,這種開放力度在國內是不多見的,這是海南在投資領域開放的一個重要表現。”李世杰介紹,“那么我想隨著外資的進入,會形成鯰魚效應,外資的進入會對本地企業形成一定的倒逼機制,讓本地企業從內容上、服務業的發展方面會有更多的進步,進而形成雙方互相競爭、互相進步的狀態,促進產業發展。”

  “但這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的,現代服務業例有很多行業,比如教育,絕對不是一兩年的事情。每年都有大量的教育資源滯留在海外,許多人去美國、澳洲、英國留學,這就導致服務貿易的支出都流到了國外。如果這方面海南發展起來的話,這部分的流量都可以留在海南。這對于海南現代服務業的發展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李世杰振奮的說到。

  “包括醫療行業,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再有就是高新技術產業,客觀上講海南發展高科技產業本身是不具備良好條件的,因為海南的高校、科研機構較少,相對全國而言,人才短缺尤為明顯。所以高新技術產業想要在海南落地生根,并且取得長遠的發展,需要一套成熟的人才激勵機制。”李世杰說道,“前面我們說到稅收的激勵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光有稅收激勵是不夠的,比方說一個外國的著名學者來海南定居,那么他會需要聽音樂會、聽歌劇,這些是海南目前所不具備的,這個例子我想說的是海南對于高素質人才的配套是不充分的,包括休閑娛樂的東西,我們都很少或者是沒有。”

  “人才來到海南以后,他們的教育環境、生活環境海南都需要逐步的去完善,這也是需要時間積淀的。高科技行業的發展當然是我們自貿港建設的目標,也是自貿港建設的重要產業內容之一,當然,培育它們所需要的時間可能也會很長。”

  “不過我相信,在2035年前后,我們的高科技產業和現代服務業能夠形成一個框架性的產業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