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一場別開生面的學子交流會在海口舉行。管清友,一位極具實用主義色彩的“網紅”經濟學家,正式加盟海南大學,成為該校經濟學院的一名教師。這位信奉“道理教育不了人,只有南墻可以”的管教授,如今是帶著怎樣的“抱負”和“期望”投身到海南自貿港建設中來的?讓我們一起走進本期的《自貿港進行時》。

管清友,經濟學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如是資本創始合伙人。作為清華大學優秀博士后,管清友長期從事經濟與金融理論研究,憑借豐厚的學識、踏實的積累和精準的眼光,他不但賺的盆滿缽滿,更成為宏觀政策與改革、金融市場等領域的專家,并曾應邀參加中南海座談會,暢談經濟趨勢和建議,是名副其實的“官方最高智囊團”成員。管清友,經濟學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如是資本創始合伙人。作為清華大學優秀博士后,管清友長期從事經濟與金融理論研究,憑借豐厚的學識、踏實的積累和精準的眼光,他不但賺的盆滿缽滿,更成為宏觀政策與改革、金融市場等領域的專家,并曾應邀參加中南海座談會,暢談經濟趨勢和建議,是名副其實的“官方最高智囊團”成員。

  不拘一格聚人才 “實戰型”教授加盟海大

  我到海大任職是有很多機緣巧合在里面的,首先當然是海大的不拘一格,即便是我沒有走所謂的正統路線,在學校評各種職稱。管清友談到與海大的緣分,他說,我在央企和金融機構工作了很多年,做政策研究、投資研究等等,實戰經驗是非常豐富的。我喜歡做研究、思考問題,同時,這些年也有在各種商學院講課,我也非常喜歡與學生交流。

  我在給學生們上課的時候跟他們說過,一般人很難體會到當老師的感覺。馬云曾經說過做教師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當你和學生坐一起吹牛的感覺特別好,當然這個是褒義的吹牛,你會把天南海北,自己知道的東西告訴學生,這個過程我很喜歡,我也一直在授課方面有所準備。管清友回憶道,去年春節之前,我和家人到博鰲度假,然而因為疫情我在海南待了四個多月。這期間正好海大的李世杰院長對我伸出了橄欖枝,所以我們一拍即合,在海大做教師實現了我的一個夙愿——海南是我喜歡的地方,做教師是我喜歡的事情,所以我特別感謝海大給予我這樣的機會。

  自貿港建設不光對海南本土是一個重要的政策紅利,對于海南大學的發展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政策紅利,自由貿易港需要世界一流的大學,這就需要我們朝著這個目標奮起直追。

  道理教育不了人 只有南墻可以

  我不算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職業教師,我這些年的授課主要集中于宏觀經濟和金融領域方面的探討,我希望用我的經驗來幫助學生們,從觀念上、專業上以及職業發展等等。我經歷過的事情很多,不能說都是成功的經驗,但至少有足夠的失敗和教訓可以告訴他們,怎么去避免踩。當然我也會跟大家說,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你會發現,該踩的坑一個都不會少。管清友笑著說到。

  我過去的學生年紀都偏大一點,可能是研究生或者博士生,他們的感覺會更加深刻一點,還是時間會教育人,南墻會教育人。那么是不是我們的傳授都沒有用了?”管清友搖了搖頭,從學生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判斷問題需要有更高的見識。我們現在教育的特點是教給學生知識,但是不會教給他們見識,知識和見識的區別在于知識是死的,是有標準答案的,但見識不是。我希望我給學生帶來的是對事物作出判斷的能力,要有自己的選擇,這一點無論是我們的初等教育或者是高等教育都有所欠缺的,我不是教育家,這是我從個人的經歷和與學生的交流中感受到的。

  現在可能需要每個人都是“斜杠青年”

  在談到學生關心的,未來什么行業是呈上升趨勢?”的問題時,管清友表示,在國家發展的不同階段,甚至說在不通的經濟周期或是金融周期,都會有一些行業處于上升期,我們不能否認,但這不是固定的。比如說2014年到2016年金融行業就特別好,擴張產能需要的人才就比較多,但金融周期在2017年就戛然而止,行業由上升周期轉入下降周期,開始了一個去產能的過程。所以說沒有一個行業是穩定上升的,都是有周期性波動的。

  另外一個例子是傳媒行業,在新千年初期,紙媒是發展的特別好的,需求量激增,那個時候的作者即便是爬格子也能賺到錢。經歷了技術迭代以及人們閱讀方式、習慣上的改變,加速了行業的下行。管清友說道,甚至現在寫稿寫評論,稿費和十幾年前差不多,你想想兩者購買力的差距,這些都是由于行業的整體變化產生的。

  所以說,我認為現在從個人職業發展來講,需要有長期思路和短期應變能力,現在的年輕人不會像父輩一樣一輩子在一個職業上工作,選擇變得多樣化了。可能某一時刻,為了養家糊口,我們必須選擇一份還在上升期的職業,這就需要我們擁有極強的適應和學習能力,也就是我提倡的,人人都應該做斜杠青年

  硬要說現在有什么行業具備上升空間,那就是互聯網、科技類行業,以及比較穩定的大消費類行業。當然,就算知道這些對于有些人來未必有用,他們未必在這條賽道上,但是,從學生的角度來講,有這樣的認知可以給他們一些參考的意義和準備的時間。在談到專業選擇時,管清友說,很多家長問我孩子應該選擇什么樣的專業,金融學會不會更有優勢。我一般都會建議家長讓孩子學一些基礎科學,如數學、物理、工程等。等到孩子的見識和判斷能力成熟了,到研究生階段再去選擇改換賽道或者繼續深造都是可以做到良好過渡的。我也會告訴家長,不要跟風,有些專業可能三到五年后就業環境突然就變差了。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有一些長期的打算。當然,無論在哪一個賽道上,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認知水平才是應該做的。

  在海南自貿港創業——等待政策落地 該出手時就出手

  海南自貿港建設如火如荼,吸引了大批創業者的目光,在被問及創業心得時,管清友回答,從企業的角度來講,我覺得好的策略應該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政策落地到什么程度,會產生什么樣的結果,是需要有敏銳的觀察和預判的。如果說我們馬上能看到的,比如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這些相關優惠,既是能看到也是企業需求的。另外一種是比如數字貨幣這方面的,需要有怎樣的培育基礎,什么程度加入最好,這需要敏銳的去抓機會。 管清友說道,在北京的時候很多企業家找我咨詢自貿港建設要抓住什么樣的機會,我們給出的共同策略就是。看到政策落地到哪一步,該出手時就出手。投資要有節奏,也要適時。

  這一次的海南自貿港建設,我是十分看好的,這可以說是海南的第三波紅利,是開放的最高形式。我相信下一步的執行,無論是稅收,還是資本流動,又或是海南省行政體制的管理一定會有改變。企業家,包括創業者所關注的好時機需要繼續看,什么時候政策落地,開花結果,以此來決定什么時候出手。這就需要緊緊住海南。

  海南沒有殺出一條血路的精氣神是不行的

  海南確實可以作為一個數字貨幣的試驗區,但這確實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比較難。海南的發展,現在走彎道超車的戰略是不行的,一定要實現換道超車。因為海南本身的產業基礎,制度管理這套東西是不適合自由貿易港建設的。在談到海南自貿港建設需要的突破時,管清友表示,像迪拜、新加坡、香港這樣的自貿港有一些通行的東西,這不光是資本的自由流動,還涉及到相關的法律體系,涉及到很多超前的制度安排。我認為這需要中央各個部門與海南通力合作,真正建成一個改革開放的新高地。

  所以數字貨幣試驗區雖然困難,數字貨幣在理論上目前還沒形成共識,但是我覺得還是能嘗試一下的。海南自貿港的建設需要大膽一些,需要拿出八十年代特區開放的氣魄來,沒有殺出一條血路的精氣神是不行的。在建設中勢必會遇到很多現存制度的障礙、遇到許多現存思維的障礙,改革是很不容易的。

  自貿港給中國帶來的是開放的增量也是信心的增量

  在今年早前的一篇文章中,管清友提到海南是下一個增量的高地,對此,他表示海南今年無論是對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而言都是一個很大的增量,因為疫情對國內的沖擊是很大的,6月公布的總體方案給予海南很高的定位,這對應對疫情以及經濟增長壓力來說,都是一個增量。當然自貿港建設可能周期會比較長,對當下的經濟狀況可能起不到逆轉作用,但總體來講,自貿港的出現,無論是對海南,還是對整個國家,都帶來了很大的開放增量和信息的增量。

  在這個疫情沖擊經濟下行的時候,我們堅持開放,而且是建設最高形式開放的自由貿易港,是對大家信心非常大的一個鼓舞。管清友補充。

  海南的發展應該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是本地居民喜聞樂見的

  什么樣的政策是好政策管清友認為,可以讓海南整體均衡發展,讓本地居民也能享受紅利、喜聞樂見的就是好政策。自貿港建設不是海南省省會,或者個別幾個城市,又或者相對發達地區自己的事情,他是海南全島共同努力、共同發展的結果,全方位無死角的發展應該是我們所追求的。本地的居民沒有享受到紅利,他們的生活質量沒有提高,沒有變化的話。我覺得這就是沒做好。

  海南的發展坎坷曲折,從建省之初占廣東省GDP總量的十二分之一到現在只占廣東省的二十分之一,僅從經濟總量就可以看出海南和發達省份的差距在逐漸拉大,這就需要我們海南人有不需揚鞭自奮蹄的精神,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都要攢股勁,一定要和粵港澳大灣區、北部灣經濟區以及整個經濟大盤聯動。在談到對海南未來的判斷時,管清友笑著說,我現在人在海南、置業在海南,這也就代表了我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