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是海南加快自貿區(港)建設的關鍵之年,新浪海南推出《新使命·新發展——海南正揚帆》系列訪談,以“對話自貿區”和“《七日談》行業對話”兩個主題從經濟、生活、科技、環境、醫療、教育等角度全面切入,集中展示海南建設自貿區(港)以來的豐碩成果……

  現任海南省管理現代化研究會會長、海南南海經濟技術研究院院長、高級經濟師、知名管理專家胡衛東談海南自貿區(港)建設。

  談情懷

  “為什么留在海南?有些人說聰明人走了,傻的人留在海南。我覺得是基于對海南未來發展的一種預期,基于海南在國家當中的地位。”

  “去年是海南建省30年,我也在海南整整待了30年。當然大家對海南有很多不同的議論和評價,客觀講海南的發展是不盡人意的,這個我們繞不過去,因為我們兩次重大變化的預期目標,應該說都是沒有兌現的”在談到對海南的情感時,胡衛東說道,“1988年海南建設的目標,按照當時政府的要求,是要達到中國的中等發達地區的水平,現在是沒有達到;第二個我們國際旅游島建設也提出了一個目標,在2020年要建成旅游示范區,客觀講還有差距。那么你為什么還留在這?為什么還堅守在這里?就是我們對這片熱土有自己的一種情懷,有情懷的人應該不計較短期的利,短期的得和短期的失。”

  “為什么留在海南?有些人說聰明人走了,傻的人留在海南。我覺得‘傻’是基于對海南未來發展的一種預期,基于海南在國家當中的地位。”胡衛東介紹,近期在湖北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上,有學者就不斷地提出一些很嚴峻的問題,說為什么國家把那么多的好政策,那么多有利的政策都給海南,海南到底有什么優勢?當時我是這么回復的:“一個國家在走向現代化的進程當中,有一個坎兒是繞不過去的——海洋。中國海洋人均面積在世界上是最低的,我們全國目前海洋面積有300多萬平方公里,海南管轄下南海的海洋國土面積就有220多萬平方公里,這是個了不起的面積,這是個了不起的資源。這是中國在走向現代化進程當中必須得到的,必須開發的,必須充分利用的一塊資源,這是海南的一大優勢。”

  “第二就是熱帶資源。我們國家的國土大部分處于溫帶和寒帶,唯有海南處于熱帶地區。熱帶地區對于整個國家的地理資源的豐富度是繞不過去的。所以這兩點就構成了海南在整個中國當中的特殊地位,所以這就是海南未來要搞全方位的改革開放試點的基礎所在。所以我們在這個地方就要堅守這個地方,有可能它發展中的一個階段不會那么盡我們的意,但是我們堅守它,貢獻它,相信它未來一定會做得很好。”

  談變化

  “海南不能急,一定要做實基礎、找準方向,這是非常重要的。”

  在談到建設自貿區(港)以來海南的變化時,胡衛東說道,“我認為變化最大是兩個方面,第一點是把整個海南在國內外未來的發展目標告知大家,這里非常重要,這讓我們海南未來的目標更清晰。一個地區的發展,一個區域經濟的發展,目標決定結果,把發展目標告知世界,這個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第二點是我們既有很多的自貿區先進經驗可以借鑒,同時海南也在不斷的探索設計專屬于全域性的自貿區的制度。”

  “海南自貿區跟國內11個自貿區是不同的,我們不同點有兩點,第一個,我們是全域性的,國內沒有一個地方的自貿區是全域性的,我經常講國內自貿區屬于園區性自貿區,在任何省份范圍內的特定范圍做一定的自貿區的政策實施。我們海南自貿區是全域性的,全域性的自貿區在國內沒有,我們政策體系必須重新設計,它是需要時間的,急不得。”胡衛東表示,“第二個,海南自貿區的方向跟國內自貿區的目標方向是不一樣的,我們的自貿區方向很明確,是要建設自貿港。自貿港的政策體系是自貿區的政策體系的升級,按照中央的說法是目前世界范圍內最開放的政策體系,是了不起的。所以我們需要進行探索,進行制度的設計,這是需要時間的。”

  “我認為早期把基礎做實,未來的發展一定會很好。海南不能急,一定要做實基礎、找準方向,這是非常重要的。”

  談服務貿易

  “海南在服務貿易領域,旅游是核心,稅制是亮點。”

  “關于海南未來發展的可能性,我曾經講過這樣一個觀點,我們在自貿區(港)建設的早期,會進入一個相對困難的時間,造成困難的主要原因一個是產業的深度轉型,比如說我們過去長期依靠房地產,現在房地產我們停下來了,不能再靠它貢獻我們的GDP,不能再靠它養活海南人民,那么我們就需要找到一個更有效的產業,這個轉型是非常困難的。一個自主產業的培育需要3-5年。一個新的產業的形成也需要3-5年的實踐,這個期間是困難的一個實踐。”胡衛東說到。

  “那么這個困難的時間會出現的替代型產業,我認為是旅游產業。旅游產業是一個包容性、綜合性、復合性很強的產業體系,你只要把現有產業當中的旅游元素進行重新編排,滿足消費者的需要,就能夠成為一個新的產業亮點。”胡衛東表示,“海南旅游產業它的基礎非常好,一個是我們進行了將近30年的探索,積累了旅游管理、旅游產業發展的各方的基礎條件;第二個海南在國內已經建立了良好的旅游品牌;第三個我們已經建立了未來旅游轉型的方向,就是建立國際旅游消費中心。”

  “國際旅游消費中心,這個是一個了不起的戰略新定位。這個旅游產業的定位,為海南旅游業的發展包容了很多新的內容,比如說我們要實現更優惠的稅制,稅制在旅游產業發展過程當中,在海南自貿區(港)建設過程當中,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內容。”胡衛東說道,“目前,我們在研究稅制的過程當中,基本上是參照和對標香港的稅制,香港的稅制有兩個特點,叫極簡和極低。極簡和極低我認為應該是海南未來稅制改革的一個大方向,所以稅制改革有可能成為我們營商環境當中一個引爆點,會成為海南自貿區(港)建設非常核心的杠桿力量,這是可以預期的。”

  談海洋經濟

  “海洋經濟一定是海南最大的優勢。”

  “海洋經濟一定是海南最大的優勢,我曾經舉過這么一個例子,海南一個省的GDP,只相當于福建五年前海洋經濟的總產值,海南的陸地是有限的,陸地經濟再做大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們擁有200多萬平方公里面積的海洋,海洋有巨大的財富等著我們去開發。”胡衛東介紹,“在海洋經濟開發當中,我認為需要構建有效的產業政策。海洋開發跟陸地開發完全不同,海洋開發為什么緩慢?它的投入是巨大的,它是高投入、高風險、高回報的一個產業體系。像陸地我們假設一塊荒地,用一個鋤頭去挖,就可以種菜、種樹;海洋你出去捕魚的話,你必須要有船,到遠海必須有大船,大船的投入就是很大的,大船在行進過程當中還會有風險,提高穩定性就必須有更大的船,更多設施的投入。所以海洋產業政策,一定要有針對性,要提高它的有效性。”

  “一個產業政策我認為是核心三個點:第一個,如何吸引資本。第二個,如何吸引企業家。第三個,如何有利于政府對它進行管理。三個點加起來乘以創新,就等于產業發展。所以海洋開發,我認為海南要在這三個點上要著力,我相信我們海南的海洋經濟就一定會出現嶄新的局面。”

  談企業

  “我們海南最大的短板,就是有影響力的企業家群體太小和太弱。”

  “中國40年改革開放偉大的成就之一,就是塑造了一批以董明珠、雷軍為代表企業家。我們海南最大的短板,就是有影響力的企業家群體太小和太弱。”在談到企業家群體時,胡衛東說道,“海南自貿區(港)建設一定要高度重視企業家群體的成長,我認為企業家群體的成長主要靠的是營商環境。”

  胡衛東表示,營商環境的提升要把握三個點,第一個點營商環境的本質是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關系,政府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把市場應該做的事情全部還給市場,讓企業家根據市場的規律來推動企業的發展;第二點是一定要構建公平、公正、公開的環境,市場經濟的本質就是“三公”原則,包括現在推進的很多內容比如說招標,招標政策也是有很多垢病,實際上幕后操作的成分還是比較大,要真正做到“三公”;第三點就是要做到“三化”,要國際化、法制化和便利化,我想這三點做到了,營商環境的優化程度就提高了,企業家成長就有一個好的環境。

  “能不能涌現一批董明珠這樣的企業家,我認為可以成為海南自貿區(港)建設一個重要的指標。”胡衛東說道,“海南應該更加重視本土企業家的培養,我們島嶼經濟需要高度開放,大量吸引島外的資本、人才,吸引島外企業家與海南共同發展。但也一定不要疏忽海南本島的900多萬人口,把這批人的積極性如何調動起來,是海南發展的長久動力機制,一定不能疏忽。”

  “所以我們海南本土企業家的培育,本土人才的挖掘,要放到非常重要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