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野生獼猴從枝頭一躍而下,體型健碩的野豬跑起來搖頭晃腦,還有松鼠、小爪水獺和各種鳥兒也紛紛悉數登場……幾天前,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管理局吊羅山分局工作人員和往常一樣打開該片區的“電子圍欄”實時監控系統,導出的海量照片頓時拼湊成一幅生機盎然的“雨林百獸圖”。

  這一幕既折射出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生物多樣性之美,同時也見證著體制試點給這片雨林帶來的點滴改變。

棲息在海南霸王嶺熱帶雨林中的海南長臂猿。(新華社發)棲息在海南霸王嶺熱帶雨林中的海南長臂猿。(新華社發)

  日前,我國宣布設立第一批國家公園,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名列其中。為何能從10個試點的國家公園中脫穎而出?海南熱帶雨林用獨一無二的“生態家底”和顯著亮眼的試點“成績單”,給出自己的回答。

  獨一無二“生態家底”價值極高

  自1872年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美國黃石國家公園誕生至今,國家公園作為一種嚴格保護并合理利用自然文化資源的可持續發展理念和舉措在全世界范圍內不斷推廣,如今早已成為全球最具知名度、影響力、吸引力的自然保護地模式。

  10月21日,在國新辦舉行的首批國家公園建設發展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副局長李春良強調,建設國家公園,就是要把自然生態系統最重要、自然景觀最獨特、自然遺產最精華、生物多樣性最富集的區域保護起來。

桫欏幼葉。桫欏幼葉。

  “四最”決定了國家公園在維護國家生態安全關鍵區域中的首要地位,這也意味著入選國家公園建設名單的先決條件便是“生態家底”足夠豐厚。而在這一點上,海南熱帶雨林可謂“底氣十足”——

  這里是我國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連片面積最大的原始熱帶雨林,3653種野生維管束植物、540種陸棲脊椎動物奏響神奇的生命樂章;這里是全球最瀕危靈長類動物海南長臂猿的唯一分布地;這里也是被國際環保組織認定的全球34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區之一,生物多樣性指數最高達6.28,與巴西亞馬遜雨林相當。

  “我國熱帶雨林資源極其稀缺,海南熱帶雨林則占全國熱帶雨林總量的約1/3,也是我國唯一的‘大陸性島嶼型’熱帶雨林,具有國家代表性和全球保護意義?!笔澜缱匀槐Wo聯盟總裁兼理事會主席章新勝認為,海南熱帶雨林的生態優勢不可替代,一旦被破壞,就很難恢復,具有極高的保護價值。

  而作為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統,熱帶雨林的生態價值絕不僅限于雨林本身。

  “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擁有從熱帶雨林到亞熱帶季風常綠闊葉林過渡帶植被,是重要的生態和生物演化過程的典型代表,更擁有海南長臂猿等從科學或保護角度具有突出普遍價值的眾多珍稀瀕危、特有動植物?!闭滦聞僦毖?,無論是從豐富性、稀有性還是特有性等方面衡量,海南熱帶雨林所擁有的生物多樣性都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一筆獨一無二的寶貴財富。

  2045.13億元,這是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2019年度的生態系統生產總值。仔細梳理一番后會發現,其價值構成包括物質產品、調節服務、文化服務,其中尤以調節服務“含金量”最高,價值為1688.91億元,占比達82.58%。

  “熱帶雨林的調節服務包括涵養水源、固碳釋氧、保育土壤、空氣凈化、洪水調蓄、氣候調節等?!痹谥袊謽I科學研究院熱帶林業研究所研究員李意德看來,熱帶雨林就像是大自然的“調度師”,影響著自然界中空氣和水的循環、氣候的變化,與人類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尤其是它強大的碳匯能力,更對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戰略目標具有重大意義?!?/p>

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鸚哥嶺片區風光。(新華社發)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鸚哥嶺片區風光。(新華社發)

  以破促立 試點期間成果豐碩

  從2016年啟動首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到2021年首批國家公園正式宣布設立,長達5年的“考核期”意味著國家公園“轉正”并非易事。

  “國家公園對我國而言是一個新事物,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既是一項從無到有的開創性工作,也是對原有的自然保護地管理體制的改革、升級與完善?!焙D鲜×謽I局(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黃金城直言,尤其是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不僅啟動體制試點的時間最晚,也是唯一在自貿港背景下走上體制建設之路的,更可謂時間緊、任務重、要求高。

  如此背景下,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體制試點之路到底該如何走?

  “海南省委省政府與國家林草局建立了省部協同機制,聯合成立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建設工作推進領導小組,這種中央與省協作強力推進機制為海南推進體制試點提供了強勁動力?!秉S金城介紹,與此同時,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建設工作推進領導小組各成員單位、省直各部門和相關市縣政府各司其職、通力配合,將工作任務逐一落實到責任人,明確時間表、路線圖,凝聚起推進工作的強大合力。

  而在推進建設這項系統性工程的過程中,海南更聚焦體制機制改革,大膽創新,先行先試,在“破與立”中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生態文明綠色發展之路。

  理順管理體制——建立國家公園管理局、管理分局兩級管理體制,市縣派駐國家公園管理局執法大隊、森林公安雙重執法機制;

  創新運行機制——建立部省、省市縣協同管理機制,印發試點方案和總體規劃,出臺10多項制度、辦法和規范,將國家公園管理納入法治化軌道;

  堅持生態優先——有序開展處于主要江河源頭等核心保護區的生態搬遷,加強海南長臂猿保護研究,初步構建起覆蓋試點區的森林動態監測大樣地+衛星樣地+隨機樣地+公里網格樣地四位一體的熱帶雨林生物多樣性系統;

  社區協調發展——建立社區協調兩級管理機制,探索建立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社會志愿者隊伍服務機制,并推動當地和周邊居民共同參與國家公園保護管理和特許經營。

  一項項制度相繼出臺、一次次創新實踐相繼展開,換回的是喜訊頻傳。

  海南長臂猿種群數量恢復至5群35只;12個植物新種、6個動物新種、5個大型真菌新種陸續被發現;470戶1885名群眾陸續搬出核心保護區,實現“拔窮根”“摘窮帽”……過去兩年多,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內生態保護與民生改善共贏共榮的實踐,不僅交出了一份漂亮的試點“成績單”,也正讓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從愿景變為現實。

  “第一批正式設立的5個國家公園,符合國家公園設立的標準和規范,在體制試點過程中成效非常明顯,實現了重要生態區域的整體保護,認真處置了一些礦業權、人工商品林等矛盾沖突,涵蓋了所在區域典型自然生態系統以及珍貴的自然景觀和文化遺產,保護了最具影響力的旗艦物種?!崩畲毫颊J為,這將對未來我國構建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發揮示范和引領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