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靜謐的海口大坡鎮塔昌村。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4月6日,靜謐的海口大坡鎮塔昌村。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4月6日上午,陣雨初歇。站在海口市瓊山區大坡鎮塔昌村村史館的廊前舉目四望,眼前一片蔥綠,棟棟嶄新的民居和紅色的革命紀念物掩映其中,十分靜謐。

  寧靜很快被打破。上午11時許,村民小組組長、塔昌農業合作社黨支部書記王綏山打開廣播,“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國歌還沒播完,就看見忙完農活的村民們從田里三三兩兩地回來了。

  “從2013年開始,我們每天都趁著村民務農回來時放紅歌。”王綏山說,“這是為了教育大家牢記塔昌村的光榮革命傳統,傳承革命精神。”

  那段革命歷史是塔昌村代代村民心中的驕傲。早在1926年,塔昌村就成立了黨支部,是瓊崖農村第一批黨支部之一,從1926年至1950年間,57位村民先后加入共產黨,占全村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一;這里也是瓊崖革命主要根據地之一,中共瓊崖特委第四屆第九次擴大會議就在這里召開。

  “近百年來,全村都堅定不移跟著共產黨走!”王綏山今年61歲,他二叔13歲就加入了共產黨,他的父親為瓊崖革命當過地下交通員,他自小便聽著村莊革命歷史故事長大,“日寇和國民黨反動派多次來犯,村民們3次集體搬遷,村里一度成為無人村。”

  一路前行,王綏山引著海南日報記者來到一座亭前,上書“塔昌英烈紀念亭”。亭前的紀念碑旁立著一個花圈——4月4日清明節當天,全體村民依照慣例來此悼念英烈。

  當天,傅后彬作為村民代表獻詞。他的堂叔傅烈軍參加了瓊崖縱隊,被譽為“神槍手”,1942年犧牲。傅后彬繼承了先輩勤勞勇敢的品質,如今已經成了村里有名的致富能手,家里蓋起了兩層小樓。記者看到,傅后彬家一樓的角落里,還擺著兩個正在充電的掃地機器人。

  “不只是傅后彬,全村的生活都越來越好了。”說話間,王綏山的臉上是不加掩飾的自豪。

  他告訴記者,2012年,村民們集思廣益,花大心思做了村莊發展規劃圖,照著藍圖一步步實施:農業發展起來了,胡椒、青桔、檸檬、檳榔等作物成林成勢,胡椒甚至遠銷境外;紅色產業做起來了,來旅游的人多了,每年“七一”前后都要接待二三十家單位;農家樂開起來了,村民們又多了一份收入。同時,硬化路修到了每戶村民家門口,村里建了籃球場和村務議事亭,地上的雜草灌木換成了大葉油草。2020年,塔昌村還評上了第六屆全國文明村鎮。

  “村里土地肥沃,紅色資源豐富,再加上村民們一直聽黨話、跟黨走,傳承革命精神,踏實肯干,這日子能不好嗎?”說到這兒,王綏山用手指比劃了一個“一”,又比劃了一個“五”,“全村人均年收入達1.5萬元以上呢。”

  “呀!挺不錯啊!”記者忍不住回應。這時,王綏山臉上的自豪換成了憧憬,“我們還要一茬接著一茬干!”他指著村里的100多畝榴蓮蜜樹,“接下來,我們計劃大力種植榴蓮蜜,并發展林下經濟,搞養殖,還要辦民宿。”

  臨別前,王綏山與記者約定:“你過兩年再來看,保準我們村又是一副新模樣!”(本報海口4月6日訊)